• 主页 > 滚动要闻 >专访娜塔莉波曼:三十岁后,我才学着不去取悦他人 >

专访娜塔莉波曼:三十岁后,我才学着不去取悦他人

从《终极追杀令(Léon)》到现在的娜塔莉波曼,问她若要给过去的自己一个建议,她说:「不要一直想去取悦所有人。」

专访娜塔莉波曼:三十岁后,我才学着不去取悦他人
图片|Marie Claire 美丽佳人

娜塔莉波曼(Natalie Portman)极有主见,在好莱坞以直言不讳闻名,也许你我对她第一次在 #MeToo 运动发声、发表观点诚恳女权文章的行动依然记忆深刻。2012 年,她和法国编舞家 Benjamin Millepied 结婚,生下儿子 Aleph 和女儿 Amalia;这位以色列裔美国女演员,不仅爱好文学、拥抱自由主义(以美国社会定义来看,偏向政治左派)、声援弱势团体活动、成为全球重要议题的共同发声者。在她真挚情感底下藏着一颗躁动的心,身处好莱坞浮华世界里,娜塔莉波曼一直恪守本份,把演员专业视为第一优先;随着时间推进,她对社会事件提出的观点开始为人熟知,让人见证这位体态娇小女性,体内究竟藏着多幺强悍的意志力。

这天早晨,在洛杉矶一栋玻璃装潢的雅緻别墅里,我们与这位 Dior 香水缪思碰了面,她的神情自若且充满专注力。相信大家已在电影《逆光天后(Vox Lux)》里,那历经创伤的重量级摇滚明星身上,看见娜塔莉波曼的另一种样貌展现。这次我们要从她的萤幕初登场、母亲给她的人生建言开始说起,在充满温度的片段话语中,望见她是如何茁壮强大、成为如今的娜塔莉波曼。

专访娜塔莉波曼:三十岁后,我才学着不去取悦他人
图片|Marie Claire 美丽佳人

Marie Claire(以下简称M.C.):请问你对哪一种角色最感兴趣?

Natalie Portman(以下简称N.P.):我的想法一直变来变去,我才刚演完两个与自己相差甚远的角色,一个是流行歌手(电影《逆光天后》),另一个是女太空人(电影《Lucy In the Sky》),这两个职业都是我十二岁的梦想之一,和我现在的职业相差甚远(笑)。其实我以前就和其他女孩一样,喜欢听着玛丹娜的音乐唱歌、跳舞。

M.C.:你小时候对外太空这幺有兴趣?

N.P.:征服外太空,对呀,如果一个人能达成这伟大成就,那幺任何事情都可以完成。太空冒险带给人类许多希望和梦想,而且太空会让地球上的人类思考,自己究竟是何种存在。

M.C.:对你来说这部电影很神秘吗?

N.P.:没有,我并没有特别觉得它很神秘,我认为它增强了我的信念,也就是说,世界上的人类需要更为团结。而从外太空的角度看地球,地球也带给我孕育谦卑的无限想像。

M.C.:你喜欢自己一个人独处?

N.P.:对,非常喜欢。我是家中独生女,总是习惯拥有单独私人时间。在独处时,我可以发掘灵感和产生新想法,唉,不过这样的情况现在已经很少有了。

M.C.:一天当中你最喜欢什幺时候?

N.P.:愈晚愈好,特别是深夜,因为我终于拥有自己的时间,可以读书、看电影或是做白日梦。

M.C.:你晚上好睡吗?

N.P.:最近睡得不是很好,原因很简单,因为我要照顾小女儿。

专访娜塔莉波曼:三十岁后,我才学着不去取悦他人
图片|Marie Claire 美丽佳人

M.C.:你梦想成为哪一种的女性?

N.P.:想成为喜欢改变、喜欢探险,喜欢能提供任何事物爱的力量的女性。

M.C.:什幺样的事情会让你怀疑? 

N.P.:很多,你知道我其实对很多事情都抱持着怀疑态度!

M.C.:之前你曾说想要改变人生,但现在的你似乎又对现状很满意?

N.P.:对,我的想法一直没有停止地进化。

M.C.:Dior 近期推出最新粉底液 Dior Forever,对你来说,什幺样的化妆品可以为女性带来自信?

N.P.:我认为化妆品最重要的功能,是表达个性和体现内在跟外表的连结,拥有这样特性的化妆产品才能让你使用后产生自信。

M.C.:那幺你都使用何种化妆品?

N.P.:我偏爱的化妆品需要能展现自我,但同时要有保护和遮瑕的功能,有时我想要画上大胆显眼的红唇,有时又会想要脸上乾乾净净、呈现几近素颜的妆容。重点是,我使用的化妆品不能有先入为主、破坏自我特质的效果,正因如此,Dior 彩妆品正完美符合我的需求,它象徵强烈且具备独特个性,同时又兼具大胆的女性元素。

专访娜塔莉波曼:三十岁后,我才学着不去取悦他人
图片|Marie Claire 美丽佳人

M.C.:Miss Dior 留给你最美丽的回忆是什幺?

N.P.:一开始被问到这题的时候,我还真的很难立刻回答。就先说我那一次在南法昂蒂贝(Antibes)费角杜雷章饭店(L’Hôtel du Cap)的拍摄经验好了,他们準备了一台直升机,还有很多华丽、漂亮到难以言喻的物件,以及一整片花墙,那一次经验真的非常壮观和让人难忘。此外,Miss Dior香水标誌性的蝴蝶结瓶身,每次拿在手上,就觉得自己好像收到一件美丽的礼物。

专访娜塔莉波曼:三十岁后,我才学着不去取悦他人
图片|Marie Claire 美丽佳人

M.C.:你的丈夫帮你最新电影作品《逆光天后(Vox Lux)》编舞,请问夫妻一起工作的好处和坏处各是什幺?

N.P.:其实没有什幺特别的地方,除了在家里就可以做到的事情之外,我们还拥有熟悉的默契,而一起专注一件工作是很有趣的事,另外一个好处就是能节省我很多时间,当电影编舞家就是我的另一半时,他知道我什幺动作做得到、什幺样的动作无法达成,Benjamin 知道我身体的极限,以及我体能上的优劣。

M.C.:你对现在的电影产业抱持什幺样的期待?

N.P.:期待能有更多改变降临,或许是新的传播方式,尤其是指网路部分。新的网路传播模式可以打破电影院里陈旧的习惯,我是直到认识许多有天赋的同业人士,好比札维耶・多蓝(Xavier Dolan) 和蕾贝卡・斯洛托维斯基(Rebecca Zlotowski)之后,才意识到每个人都需要持续更新和进步自我。

M.C.:请问曾经有哪位女演员曾与你交恶吗?

N.P.:没有,曾经有一个时期,电影圈的人喜欢故意挑起我和其他女演员的竞争比较,但我本身不是那种人,其实说穿了,现在很少出现女演员要不计代价排挤与竞争才能得到的厉害角色了。

M.C.:如果现在你要给《终极追杀令(Léon)》里的那个年轻女演员(意指年幼时的娜塔莉波曼)一个建议,会是什幺? 

N.P.:不要一直想去取悦所有人。后来的我花了很长时间改变这个行为,如今我把原本花在别人身上的时间放到自己身上,我不为谁忙,只为自己。

M.C.:这对于一个 12 岁的小女孩来说有点难⋯⋯。

N.P.:没错,我也是等到 30 岁过后,才真正体会它的重要性。

M.C.:你是如何达到今天这个地位的?

N.P.:在学校有好友相伴,找到一个懂得互相尊重的伴侣,以及成为一个母亲,都成就了今日的我。两个小宝贝改变了我对所有事情的看法与优先顺序,我现在慢慢学着将更多时间分配给他们和我自己,对其他事情反而没有花那幺多心思了。

M.C.:如果你是个精灵,可以给新生宝宝三个礼物,它们会是什幺?

N.P.:健康,好奇心和喜悦。

M.C.:工作人员希望我不要问你太过私人的问题,但我仍旧保有问你为什幺的权利⋯⋯。

N.P.:喔没问题,我还是可以回答。我只是不懂,为什幺我深爱的人,要忍受从阅读中得知我应该亲口告诉他们的事,他们不想如此,我也没有理由这样对待他们。

M.C.:那幺我还是要试试看,你的母亲有教导你什幺吗?

N.P.:她教育我对事物的理解,在我还小的时候,母亲不会因为我是女人,就避免我懂得某些事。同时,她也没有强迫我做任何事,不像某些朋友,他们被父母以不喜欢的规定教育,好比不能决定他们的髮型。虽然,我也不太清楚要怎幺处理自己的头髮就是了。

M.C.:你到今天还是会接受她的建议吗?

N.P.:一直都是!我母亲拥有一种天赋,对人感同身受、理解他们的处境,我指的不是直觉,而是一种生存能力,她在这方面非常聪明。

M.C.:你有男性化的一面吗?

N.P.:请问什幺是「男性化」?如果你是指刻板印象中的强势与坚强,那幺我非常男性化!

专访娜塔莉波曼:三十岁后,我才学着不去取悦他人
图片|Marie Claire 美丽佳人

M.C.:2018 年 1 月 20 号的洛杉矶女性大游行(Women’s March)演讲中,你曾呼吁一场慾望革命,你认为这可行吗?

N.P.:我认为所有的女性都应该感到安全、自由表达她们的任何慾望,不该因为自身穿着引起任何暴力挑衅。清楚地来说,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该因为她想要成为什幺样的人,做她认为合宜的举动而感到害怕,或是需要徵求任何人的同意。我们现在已经不是大环境中的微小声音了,因为 #MeToo 运动,成熟觉醒已然到来。

M.C.:你认为名人在这场战役中,真的能扮演有影响力的角色吗?

N.P.:可以,我不知道是谁说过勇气是可以传染的,但 #MeToo 运动见证了这句话的真实性。从好莱坞到全球每个角落都有充分证据证明—言论是自由的。直到最近,女人仍被诸多藉口禁止发出自我声音,因为表达愤怒就不够女性化了。这特别箝制了那些想要分享经验、传递真我的女人。事实是,这世上仍有许多女人清楚明暸,她们力求改变的想法并不孤单,她们也理解,唯有汇聚彼此的故事才能形塑一种社会现象。

M.C.:#MeToo 和 Time’s Up 运动(注)在好莱坞改变了什幺?

N.P.:人们越来越意识,女性被性侵害与歧视的处境。社会大众也希望这样的情形不再发生。

M.C.:你觉得合意性交应该要有法律上的新定义吗?

N.P.:现行定义当然有瑕疵,在这样的基础上,我认为女性自身慾望要被平等考量,不能单就男性观点评估。男性应该学会观察女性的性需求是什幺,而不是一味执行自己订定的游戏规则,然后强压在所有女性身上,但要从心态上转变这个想法其实是一项艰难的挑战。

M.C.:你是一位非常了解法国的人,请问你如何看待 #MeToo 运动在法国电影产业发生的重大影响?

N.P.:我不能确切解释原因,然而当我住在巴黎时,我观察法国女性普遍比美国女性还要幸福,这给我很大的感动。例如,在法国参政的女性就比在美国多、有比较多的女性电影导演,这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甚至和美国相比,法国採行更多的性别平等措施,譬如参政的性别比例,在女性自主和性别平等相关议题上,法国更是走在美国前方。

M.C.:你认为川普总统正在加速美国的内部分裂吗?

N.P.:当然,目前为止他唯一的正面贡献,就是驱使那些被他冒犯与羞辱过的人,有更强烈的意愿参与政治。美国绝大多数政府单位都被年长白人男性把持,是时候改变现况了。在这急需改变的时刻,美国人心底正燃起希望。

专访娜塔莉波曼:三十岁后,我才学着不去取悦他人
图片|Marie Claire 美丽佳人

Miss Dior 娜塔莉波曼

身为「Miss Dior」完美的典範,娜塔莉波曼以她鲜明的个性、丰富的内在,以及多年来始终优雅迷人的外型,诠释着 Miss Dior 始终耀眼的魅力。而这款已经与娜塔莉波曼划上等号的经典香氛,融合格拉斯玫瑰、大马士革玫瑰与甜橙的性感花香调,俨然已成为当代时尚女性的最爱;2019 年初甫登场的 Miss Dior 淡香水,更在玫瑰花香中加入迪奥先生最爱的「幸运花朵」——铃兰,呈现出充满欢愉、明亮、生命力的爱恋氛围,就像娜塔莉波曼在全新广告影片中的演出角色:勇敢追逐爱情与生命中美好事物,无畏一切的 Miss Dior!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