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之家潮流 >父母只重学业 忽略情感教育 港孩连辛苦都唔识讲 >

父母只重学业 忽略情感教育 港孩连辛苦都唔识讲

父母只重学业 忽略情感教育 港孩连辛苦都唔识讲 不懂表达——过分的照顾和保护,不但阻碍孩子建立自理能力,更令他们不懂表达感受,一旦遇上困难,压力不断积累而无从抒发。(图:[email protected],设计图片,模特儿与文中提及个案无关) 父母只重学业 忽略情感教育 港孩连辛苦都唔识讲 prev next

「你近来的心情怎样?」

「不好,但我不知怎样说。」

「是否有些担心,不安,或其他情绪?」

「有,但我不知怎样说。」

小学时乖巧勤奋的皓澄,升中后变得懒散,情绪和成绩都一落千丈,他心裏有很多感受,却不知道怎样说。

家长紧张孩子的学业是可以理解的,但过分保护,会令孩子失去自理能力,更会因而忽略孩子的「情感教育」,当他们遇上压力、困难,经历焦虑、不安等负面情绪,不知道怎样表达,久而久之,演变成情绪病。

妈妈说以前的皓澄不是这样的。

小学时的他乖巧听话,虽然不属外向好动型,但也经常参加不同活动,跟同学关係不错;学业成绩很好,小学毕业后被派往区内一所名校升读中学。但是,自从升上中二后,妈妈看到皓澄好像懒散了许多,即使临近测验考试,也欠缺了以前那份温习的动力。最奇怪的是,近来就连他最喜欢的娱乐——打游戏机,也没有以前那幺大兴趣了。妈妈见他有时躺在牀上发呆,望着天花板个多小时,叫他也不愿起牀。连弟弟也察觉,以往出名好脾气的哥哥,近来情绪变化很大,可能只是一点小事情,也足以令他大发雷霆。

事事「不知怎样说」

坐在我面前的皓澄,面无表情,双眼望着地毡,不停搓着双手。我问他是谁叫他来见我的,他说是妈妈。

我再问他:「你是否也觉得有需要见我?」

他继续面无表情地说:「应该要。」

「家人察觉你近来的情绪行为有些变化,你觉得是吗?」

「是,但我不知怎样说。」

「那幺,你近来的心情怎样?」

「不好,但我不知怎样说。」

「是否有些担心,不安,或其他情绪?」

「有,但我不知怎样说。」

「这些担心和不安的感觉,是否因为近来发生了一些事情?」

「应该没有,但我不知怎样说。」

听到他接二连三地说「我不知怎样说」,我决定不再问下去。

「你的心裏有很多感受,但是你不知道怎样说,你觉得好辛苦……」我说。

皓澄终于忍不住泪水。

升中失「贴身协助」感无力

原来自从升中后,皓澄在中学课程的适应上遇到困难,除了学科数量增加外,温习模式也跟小学时截然不同。以往他在父母和补习教师「贴身协助」下温习,成绩很好。升中后他知道应该靠自己温习,可是自从没有父母和补习教师的贴身指导,他对自己的学习能力失去信心。

皓澄告诉我,这种感觉自从升上中一后,就慢慢积累起来。在过去一次测验中,他难于集中精神温习,担心自己应付不来,那无助感更觉强烈。升上中二后,成绩不如从前那幺好,令他很沮丧和担心,但愈是担心愈是无力应付。结果,无助感令他的情绪愈来愈低落。他没有将这些感觉跟身边的人诉说半句,只是藏在心裏。

家人对话只涉「事务商谈」

在倾谈中,我发觉皓澄一家人平日很少分享感觉和情绪。一家人的日常沟通只是「事务商谈」(衣、食、住、行),很少分享彼此感受,也很少触碰到情绪方面的话题,孩子缺乏成长中的一个重要培育——「情感教育」。父母通常只是针对孩子日常面对的生活问题而直接提出解决方案,甚少引导孩子思考怎样解决问题,更不用说跟孩子讲感觉和情绪,因此孩子很少机会表达自己的感受,也不知道家人是否愿意聆听。因此当孩子遇上生活上的压力和困难,经历到焦虑、不安等负面情绪,根本不知道怎样表达出来。久而久之,负面情绪积聚,有可能演变成情绪病,就像皓澄的抑郁徵状:情绪低落或容易暴躁,欠缺动力,胃口和睡眠转差,出现负面想法,内疚自责,认为自己很失败,对以往喜欢的事情失去兴趣等。而长期的无助感更可能引发寻死念头。

未能抒发的负面情绪,往往会引致很多负面想法,例如不停问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认为自己比人差,是个失败者,又或者因为未能理解和表达自己心中的感受和身体的徵状而焦虑无助。结果,愈想挥去这些感觉,就愈难挥去。

在往后的心理治疗中,皓澄学习理解自己的情绪和想法的关係,勇敢面对心中的不安、无助和焦虑,学习用言语去表达情绪,用有效的方法解决问题。我也鼓励他的父母学习聆听,引导孩子表达感觉和需要。得到家人的支持和情绪的释放后,皓澄的情绪也渐渐回复,慢慢重拾以往充满自信的学习态度。

图:资料图片



相关推荐